>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赵朴初在一九五六年

作者:徐玉成

  1956年,是新中国成立后第七个年头;

  1956年,也是中国佛教协会成立第三个年头;

  然而,更加重要的是,1956年是佛陀涅槃2500周年纪念的一年。

  在这一年里,刚刚担任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的赵朴初居士,在以周总理为首的中央人民政府的领导和支持下,在协助喜饶嘉措会长工作中,他为国家、为人民、为佛教事业的发展,殚心竭虑,辛苦无加,十分令人敬佩。赵朴初居士虔诚信仰佛教,运用佛教协会的工作岗位,通过全面复兴中国佛教,发展佛教文化,发展与全国各民族、各地区、各宗派佛教界的团结,加强与世界各国佛教人士的友好交流与合作等多维度方面,忠心报效祖国。在各项丁作中圆融无碍,辩才无碍,把爱国与爱教完美地结合起来,既表现了他虔减崇信佛教的情怀,义确实表达了他对国家对人民的赤胆忠心,这种爱国爱教爱党爱民的崇高品质,在他的身上体现得那么完美无缺。展示了他杰出的宗教领袖才能和国际社会活动家的本领,令人敬佩。

  以1956年赵朴初居士外事工作为例:

  2月16日,赵朴初在北京广济寺代表中国佛教协会陪同国务院周总理、陈毅副总理、习仲勋秘书长、外交部张闻天副部长等接待了柬埔寨首相西哈努克,并设宴款待西哈努克首相一行。

  3月15日,赵朴初居士与坚白乘烈堪布赴印度参加哈尔省菩提伽耶寺咨洵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和纪念佛陀涅槃2500年的筹备下作。参拜参访了新德里、阿育王时代的八纳城、菩提寺、王舍城、灵鹫山、那兰陀寺、鹿野园等佛陀时代名胜古迹,并作印度lZ游诗32首:

  4月10日,赵朴初居士作了《我们不愧于先人、不负于时代》的报告,介绍了赴印度参加哈尔省菩提伽耶寺咨询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和纪念佛陀涅槃2500年的筹备丁作的经过。

  5月9日,赵朴初居士在北京广济寺接待了印中友好协会代表团团长巴波托教授,并与其举行座谈-

  5月10日,赵朴初居士为锡兰《僧迦罗贾蒂报》佛灭2500年纪念特刊,创作了《佛教在中国》的长篇文章。全面介绍了中国佛教历史与现状;中国佛教与南亚东南亚国家佛教的历史渊源关系和开展佛教友好交流对于反对帝国主义的侵略政策和维护世界和平的伟大意义,

  5月22日,赵朴初居土发表《为佛陀涅槃2500周年纪念向各国佛教徒广播词》,他在广播词中说,作为中国佛教徒的一分子,对各国佛教徒准备举行纪念佛陀涅槃2500周年的活动表示衷心祝愿。表示中国佛教界也要隆重举行佛陀涅槃2500周年的纪念活动。朴老在广播词中指出中国佛教与各国佛教的渊源关系。他说:“我们不会忘记玄奘的老师、伟大的印度佛学大量戒贤;我们不会忘记到中国来传比丘尼戒的以铁萨罗为首的十九位锡兰比丘尼;我们不忘记从柬埔寨和泰国到中国来译经的僧迦罗和真谤;我们不会忘记从阿诸罗达王和江喜陀王以来的中缅两国佛教往来关系;我们不会忘记一千数百年来和朝鲜、日本、越南、尼泊尔、老挝等国的佛教往来关系。我们记住这些历史关系是有益处的,因为可以促进各国佛教兄弟姊妹们更加和合地生活,根据佛《大般涅槃经》的遗教,佛教徒的和合是佛法永住的一个重要因素。让我们在这一伟大节日的感召下,努力加强我们的联系,更加友爱地合作与互助吧。  ”

  5月22日,赵朴初居士从北京飞昆明,然后从昆明飞缅甸,陪同喜饶嘉措会长参加缅甸第六次结集圆满和佛陀涅槃2500年纪念大会,受到缅甸巴宇总统、吴努总理的会见。会议结束后接着护送已经在缅甸供奉8个月的佛牙舍利回国,途中,应缅甸曼德勒人民的请求,又在那里停留了三天,供曼德勒佛教信众瞻仰礼拜后回国。

  6月8日,赵朴初与喜饶嘉措会长护送佛牙舍利从缅甸回到昆明。

  6月15日,赵朴初作了《缅甸的盛会》的报告,全面报告和总结了从5月22日至27日在缅甸第六次续集和参加佛陀涅槃2500周年纪念活动的盛况。通过佛教界的活动,宣传了我国和平共处五项政策,加深了与佛教国家缅甸的深厚友谊。

  7月15日,赵朴初居士在北京广济寺会见了尼泊尔文化代表团一行,双方互赠礼品。

  8月,赵朴初居士翻译了尼泊尔诗人屠拉达尔《献给文殊师利菩萨——给尼泊尔的一封信》:

  8月7日,赵朴初居士代表中国佛教在北京广济寺宴请印度尼西亚国会议长访问广济寺一行:

  8月22日,赵朴初居士在北京陪同老挝王国首相富马亲王一行访问雍和宫,并设宴招待,双方进行友好交流。

  9月8日,赵朴初居士前往机场欢迎由亚洲七国高僧组成的国际僧侣代表团来我国访问?晚上赵朴初居士在宴会上代表中国佛教协会发表讲话,欢迎代表团来访。

  10月,赵朴初居士为第四届世界佛教徒大会创作了《中国的佛教》长篇文章,向世界佛教界和尼泊尔人民全面详细介绍了中国佛教的历史和现状。

  10月3日,赵朴初居士在国际佛教僧侣代表团座谈会上向代表们介绍了中国佛教协会各方面的情况。

  10月8日,赵朴初在北京陪同周总理接见国际佛教僧侣代表团全体成员。

  11月4日,赵朴初居士率中国佛教文化代表团参加了对尼泊尔和印度的访问,回国后,受到周总理的接见。

  11月6日,赵朴初居士与喜饶嘉措会长在中国佛学院接待了缅甸联盟主席吴努先生?

  11月8日,赵朴初出席各民主党派和各人民团体负责人联席会议,决定成立中国人民支援埃及反抗侵略委员会,赵朴初居士被选为委员。

  11月15日,赵朴初居士陪同喜饶嘉措大师赴尼泊尔参加第四届世界佛教徒大会:

  11月25日,赵朴初居士与喜饶嘉措会长参加了在印度德里举行的纪念佛陀涅槃2500周年纪念大会。

  12月30日,赵朴初发表了《在和平教义下团结》长篇文章,全面总结了参加在尼泊尔举行的第四届世界佛教徒大会和参加在印度举行的佛陀涅槃2500周年纪念大会的活动情况。

  从上述列举的1956年赵朴初居士参加和出席的外事活动方面,借南方佛教国家世界佛教徒第四次大会、佛教第六次结集、佛陀涅槃2500年纪念大会和我国佛牙舍利赴缅甸供奉等有利契机,以维摩诘辩才和文殊菩萨的智慧,三次赴缅甸,两次赴印度,两次去尼泊尔,行程近十万公里,不知疲倦地开展工作,运用中国佛教协会的外交舞台,积极宣传中国佛教的历史与现状,回顾中国佛教在历史上与这些国家和人民的亲密联系的历史渊源,加深了这些国家的领袖和人民群众对我国人民的友好感情,恢复了与这些佛教国家已经中断多年的佛教友好交流,起到宣传中国和平外交政策、树立中国国际良好形象、扩大中国政治影响的作用和提高国家国际地位的作用,而这个作用是佛教以外的别的力量所不能取替的。特别是在解放初期,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我们实行经济封锁、政治打压、文化围堵、外交孤立的情况下,中国佛教协会通过佛教的精神纽带作用,发展和加深了我国同这些南亚东南亚佛教国家的友好关系,支持他们争取民族独立和保卫世界和平的主张,极大地提高了我国的国际影响,是十分成功的。这些活动也是中国以佛教开展民间外交的最早尝试,为以后的宗教外交积累了宝贵经验。在这些工作中,除了以周总理为首的中央人民政府的宽容、协助与支持外,与赵朴初居士本人的忘我工作、无私奉献和他本人杰出的国际活动能力和国际交往才能是分不开的,甚至起了十分关键的作用。

  为了表达我对赵朴初居士的崇敬,写诗三首,以表达此时的心情。

  读赵朴老1956年外事工作文献感言

  南行诸国比善才[1],参拜白足灵山台。

  深解佛陀涅槃意[2],雄辩维摩再度来。

  万里佛缘结胜缘,香花供佛供神仙。

  潘查希拉赤诚相[3],和平大旗举过天。

  三

  南行万里疾风驰,吹动印洋荡涟漪。

  健步飞涉九万里14真,今人掩卷叹神奇。

  注释:

  [1]赵朴初访问这些国家,如善才童予五十三参;

  [2]1956年南方佛教国家纪念佛陀涅槃2500年集会,是为了世界和平。

  [3]潘查希拉,是“"Pancasila"的音译,原词来源于一个古老的印度的五戒。1956年周总理与尼赫鲁总理达成“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以后,印度和南方国家把“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称为“潘查希拉”。

  [4]在1956年,赵朴老三次赴缅甸,两次赴印度,两次赴尼泊尔,行程近十万公里。

  摘自:《赵朴初研究动态》2017年第1期


<友情连结> 博天堂娱乐航母手机版/ 经典水果老虎机游戏/ 518博彩白菜论坛/ 大都会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