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太虚大师的最后岁月

作者:郭宇

  太虚大师,法名唯心,字太虚,号华子、悲华、雪山老僧、缙云老人等,俗姓张,乳名淦森,学名沛林,祖籍浙江桐乡,生于浙江海宁长安镇。1904年,刚满16岁的太虚去苏州吴江小九华寺礼士达上人为师,师为取法名“唯心”。同年10月,士达上人携大师往浙江镇海拜见师祖奘年和尚,奘年和尚为取法号“太虚”。出家之后不久,太虚即前往宁波天童寺依寄禅和尚受具足戒。1909年,跟随寄禅和尚参加江苏省僧教育会,并在南京依从杨文会居士学《楞严经》,后又跟随苏曼殊学英文。1912年,国民政府建都南京,太虚从广州返回南京创立中国佛教会。第二年并入以寄禅和尚为会长的中华佛教总会。太虚被选任佛教总会创办的《佛教月刊》总编辑。寄禅和尚逝世,太虚在其追悼会上提出进行“教理革命、教制革命、教产革命”等佛教“三大革命”口号。撰文提倡“佛教复兴运动”和改革旧的僧团制度。由于他的“佛教革命”言行受到一些守旧派的反对,于是辞去《佛教月刊》总编,转入普陀山闭关潜修佛学。在闭关的两年中,太虚深研法相唯识诸宗经论,并研究中西哲学著作,由此道业大进。

  通过闭关演习经论,增加了太虚弘扬佛法培养佛教人才的信念。闭关结束之后,即以振兴佛教,建设新佛教文化事业为己任,提出了各种改革现代佛教的思想主张。太虚主张八宗并弘,提出了弘扬人生佛教的思想主张。还致力于实践“教理、教制与教产”革命。

  1927年,太虚受聘任湖南大沩山密印寺住持,随后于湖北武昌创办武昌佛学院,招收缁素佛教青年入院修习佛学,培育了一大批德才兼备的僧伽人才。同年,太虚任厦门南普陀寺方丈和闽南佛学院院长。1930年,大师前往山西朝礼五台山,应山西都督、省长阎锡山之请,在太原宣讲佛法。同年10月,率领中国佛教代表团出席在日本东京召开的“东亚佛教大会”,并考察日本佛教。

  1928年,太虚大师前往南京讲学,并筹备创设中国佛学会。1933年,太虚大师任南普陀寺两届方丈(兼院长)任期结束,退隐上海弘扬佛法。1937年,抗战爆发,太虚为抗日救国呼吁全国佛教徒行动起来,投入抗日救国运动。他首先发表《电告日本佛教徒书》,要求日本佛教徒以佛教“和平止杀”的精神,制止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战争。同时又通电全国佛教徒,播讲《佛教与护国》的论述,动员组织“佛教青年护国团”,积极参加救护工作、宣传工作以至地下斗争工作。大师还响应“航空救国”和“伤兵之友”等抗日爱国活动,募资捐款支持前线。1939年,大师发起组织佛教“国际访问团”,远赴缅甸、印度、锡兰以及星、马各地,宣传抗日救国,发动各地华憍、华人和广大佛教徒、佛教团体,积极支援祖国抗战。1943年,大师与于斌、冯玉祥、白崇禧等著名将领和宗教界领袖组织中国宗教徒联谊会,呼吁全国各宗教团体和全体宗教徒团结起来,一致抗日。因其积极参加抗日救国活动,1946年元旦,国民政府授予他宗教领袖胜利勋章。这一天,《扫荡报》改名《和平日报》,太虚大师为该报作诗云:“十年扫荡妖氛尽,一旦和平庆到来!犹有和平暗礁在,迅行扫荡勿迟回!”

  1月10日,国民政府与共产党及民主同盟等代表,开始政治协商会议。太虚大师深感僧伽应当配合政治革命运动,遂有组党之意。大师希望青年僧伽与革命行动配合,于是作《知识青年僧的出路》,鼓励有知识的青年僧人积极参与贫苦劳农联合阵线,勇猛前进,建设更加美好的新中国。

  4月30日,太虚大师在南京毗卢寺举行记者招待会,报告《整理佛教计划》。《整理佛教计划》共有六个方面内容:一、政府应本宗教平等、信仰自由之原则,切实保护僧寺及公产。二、着手计划僧尼普受教育,及兴办农场等。三、办理服务社会及创办公共慈善事业。四、佛教会将登记僧寺信徒,使成为有系统组织。五、佛教徒有政治兴趣者,可参加政治。六、佛教徒应全力宣扬教义,化导人心,改进社会,促进和平。5月6日,太虚从北京抵达上海,驻锡静安寺。5月7日,大师在静安寺接见记者。大师论及政治时,担心国共局部地区冲突的日益严重,对政府收复区的措施感到不满。5月中旬,应上海佛教界的邀请,太虚在玉佛寺宣讲《佛说弥勒大成佛经》。当时,大师弟子福善任玉佛禅寺监院,因而大师在上海期间多住玉佛禅寺直指轩。在留居上海期间,太虚大师还到圆明讲堂拜会好友圆瑛法师。6月3日,大师带领弟子福善法师到杭州,住锡灵隐寺。6月4日,适逢端午节,大师泛舟西湖欢度佳节。6月9日,杭州佛教界在灵隐寺热烈欢迎太虚大师来杭州弘法。大师应杭州信众的恭请,为大众开示《佛法要义》。

  在杭州弘法半个月之后,大师返回上海。7月15日,太虚大师在上海筹办的《觉群周报》正式创刊。太虚亲任社长,由福善法师主持编务。《觉群周报》为弘扬通俗佛学的刊物,每周一期。大师又主持成立觉群社,本意为佛教的政治组织,但因僧伽参政,为僧俗两界所诟病,在政治上并没有大的作为。7月28日,太虚在虹口西竺寺创立中国佛教医院,并亲任董事长。

  8月11日,应镇江佛教界的邀请,太虚大师在金山寺宣讲《人生的佛教》。9月1日,大师致函慈航法师。在此之前,焦山东初法师为福善的建议所动,发表改革僧装之议。在焦山僧伽训练班结束后,大师特制作了一套新僧装,;寄赠芝峰法师。慈航法师对太虚的僧服改革大为反对,愤语痛责。大师因作《与慈航书》,对自己僧服改革作解释。

  1947年1月3日,太虚大师带领芝峰法师等人去溪口,回到阔别十年的雪窦寺。他们在雪窦寺留宿三晚,对雪窦寺十年兴废感慨良深,由感而作《重归雪窦》诗云:

  妙高欣已旧观复,飞雪依然寒色侵。

  寺破亭空古碑在,十年陈梦劫灰寻!

  当时的雪窦寺的住持之职,大师已经交由弟子大醒担任。

  2月2日,太虚大师在延庆寺开讲“菩萨学处”,共讲了三日,此为大师最后之说法。

  太虚大师在留居宁波期间,礼拜师祖奘年老和尚。他解下经常佩戴的玉块亲自为奘老悬挂在胸前。此为大师与奘老诀别之征兆。大师又作《奉奘老》诗云:

  吃亏自己便宜人,鬘铄精神七四身。

  勤朴一生禅诵力,脱然萧洒出凡尘!

  2月17日,大师得知弟子福善在玉佛寺生病的消息,放心不下,便冒着风雪从宁波赶赴上海,住在玉佛寺直指轩。2月20日,福善因病不治圆寂,时年32岁。大师对弟子福善的病逝深感痛惜,作《恸福善》一文云:

  去春,汝转任玉佛寺监院,并主持寺内佛学院院务。我囚受玉佛寺请任讲经,后因汝在寺内兼办觉群周刊、佛学分会等关系,我留沪时,遂常于玉佛寺居住,观汝心行,渐臻平实。方喜汝学成而可任事,何期衰慵的我未死,汝年富力强而先死,恸哉。

  余乍见汝时,即有英俊不下常惺之感……今以汝之死,又不禁哀及常法师之早死,思及常法师而不禁哀汝之更早死。以常法师死年已四十四岁,生平怀抱,已略见展敷,今汝学初成,事业一未开始,而身心俱健,医生检验,亦除痘疹无他病……竟以偶然卒,罹天花而遽化,秀矣竟不能实,为住持佛教,为弘扬佛法,余何能不哀恸哉!

  福善,你亦是幻想家,你不时流露今后要怎样孝顺供养我,想象我活到八、九十岁,你那时仍顽健如少年,服侍着老病,以送我的终。现在,风烛残命的我,仍风中烛似残存者,倒转来我来送汝的终,为汝封了缸,恸哉!

  卅六年二月二十一日灯下

  在沪玉佛寺直指轩。

  3月5日,太虚大师在上海玉佛寺主持召开中国佛教整委会第七次常务会议。当时会议决定于5月27日召开为期七日的全国会员代表大会。3月12日,玉佛寺退居方丈震华法师不幸病逝。太虚大师为震华法师封龛,并书写《封龛法语》云:

  为震华法师封龛

  太虚老人

  诸法刹那生,诸法刹那灭。

  刹那生灭中,无生亦无灭。

  卅六年三月十二日

  在玉佛寺般若丈室

  令人意外的是,太虚大师说法结束之后,忽然中风旧病复发。众人搀扶着他到方丈室,延请医生救治,但并没有效果。在北京、上海、杭州、宁波等地的太虚大师弟子闻讯后,从四面八方赶赴玉佛禅寺探视,并多方延请名医救护,但已无力回天。延至3月17日下午l时15分,在玉佛寺直指轩舍报往生。太虚大师为震华法师所写的封龛法语,竟成了大师最后的遗墨。

  太虚大师圆寂后,玉佛寺方丈苇一法师,太虚大师的出家弟子大醒、亦幻、尘空、灯霞、月耀、松月、演培,在家弟子李子宽、谢健、沈仲钧、卫立民、杨树梅、过圣严、胡圣轮,以及侍者杨承多等都守护在大师法体旁助念弥勒圣号,祈愿大师往生弥勒兜率内院,再来人间度化众生。

  3月19日,太虚大师的好友善因亲自主持封龛法会。前来参加追思法会及荼毗仪式的各地寺院及佛教团体、党政机关代表,以及社会各界人士共有3000多人。中外日报记者争相报道追思法会盛况。

  在治丧期间,太虚大师的高足弟子从各地云集玉佛寺,沉痛悼念太虚大师。这些弟子主要有重庆的法尊,武昌的苇舫,西安的超一,开封的净严,杭州的会觉、巨赞、印顺、妙钦、续明,南京的昙钵,镇江的雪烦、茗山,常州的明智等。为了进一步推进大师的弘法事业,众弟子协商决议:由法尊法师主持重庆世苑汉藏教理院;由苇舫法师主持武昌世苑图书馆;由尘空法师主编《海潮音》。

  4月8日,太虚大师荼毗典礼在玉佛寺隆重举行。大师的法体从玉佛寺运送至海潮寺荼毗。参加恭送荼毗的队伍长达一里多路。荼毗举火说法仍由大师好友善因法师主法。4月10日晨,法尊法师等弟子在海潮寺共拾取紫色、白色、水品色舍利300多颗。令人称奇的是,大师的荼毗后心脏不坏,缀满舍利,由此足见大师愿力之宏大。

  太虚大师荼毗后,其色身舍利被迎请至奉化雪窦寺建塔供养。国内其他寺院也分得大师的舍利建塔供养。大师的法身舍利则由印顺法师负责编纂为《太虚大师全书》行世。大师的遗物都移存武昌留作纪念。当时的政要、社会名流和海内外四众弟子,唁电哀挽,极尽哀荣14月14日,大师的弟子大醒、亦幻、净严、尘空等人,恭奉大师舍利灵骨至雪窦。第二天早上抵达宁波,缁素弟子夹道迎接致哀。运载舍利的灵车进入雪窦寺,被暂时安奉于法堂内。

  4月25日,中国佛教整理委员会、中国佛学会及南京市佛教会联合在毗卢寺举行全国性的追悼会。国民政府各部会代表,以及全国各省市代表一千多人参加了追悼会。追悼会现场悼念太虚大师的挽联、花圈、花篮五千多件。其中以国民政府主席蒋介石手术“潮音永亮”最为醒目。其他地方性的追悼会遍布全国,尤以重庆汉藏教理院、汉口佛教正信会举行的追悼会最为隆重。

  5月20日,印顺、续明、杨星森等太虚大师的高足弟子,在雪窦寺圆觉轩开始编纂《太虚大师全书》。在《太虚大师全书》缘起及编目中云:

  佛法为东方文化重镇,影响我国文化特深,此固尽人皆知之;然能阐微抉秘,畅佛本怀以适应现代人生需求者,惟于太虚大师见之!大师本弘教淑世之悲愿,以革新僧制,净化人生,鼓铸世界性之文化为鹄。故其论学也,佛法则大小乘性相显密,融贯抉择,导归于即人成佛之行。……其论事也,于教制则首重建僧;于世谛则主正义、道和平;忧时护国,论列尤多。大师之文,或汪洋恣肆,或体系精严;乃至诗咏题序,无不隽逸超脱,妙语天然!……平日所有撰说,或单行流通,或见诸报章杂志,时日不居,深恐散佚。为佛法计,为中国文化计,全书之编纂自不容缓。同人等拟编印全书,奉此以为大师寿。

  6月6日,国民政府颁褒扬大师今:

  国民政府令三十六年六月六日

  释太虚,精研哲理,志行清超!生平周历国内外,阐扬教义,愿力颇宏!抗战期间,组织僧众救护队,随军服务;护国之忱,尤堪嘉尚!兹闻逝世,良深轸惜!应予明令褒扬以彰忠哲。此令!

  1949年1月6日(农历腊月初八),雪窦山太虚大师舍利塔顺利竣工。由于时局动荡,大醒法师即奉大师灵骨入塔。全国各地的舍利塔,武汉由李子宽、钟益亭、吕九成等人兴建完成;厦门由蔡契诚、许宣平、虞德元等发动兴建完成。重庆有法尊法师,西安由定悟,开封由净严法师等分请舍利建塔供养。除了国内供奉大师舍利外,优昙法师还分别在香港和泰国建塔供奉太虚大师舍利。

  摘自:《觉群》2017年第1期


<友情连结> 博天堂娱乐航母手机版/ 经典水果老虎机游戏/ 518博彩白菜论坛/ 大都会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