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中国古代农禅诗品析

作者:宗智

  一、契此和尚农禅诗

  契此和尚是唐五代后梁时期的神异高僧,号长汀子,又称为布袋和尚。又因为他常以欢喜示人,因而人称欢喜佛。契此和尚身宽体胖,坦胸露乳,满面笑容,出语无定,随处而卧,行如疯僧。他经常以一竹杖背着一大布袋游走于浙江宁波和杭州等地化缘,并借机向民众弘扬佛法。他还能为人预测吉凶,所预测之事悉皆灵验,受到民众的恭敬供养。他将化缘作为恒顺众生的修学方式,见人就行乞,无论别人给他什么东西,他都能不气不恼地欢喜接受。他的布袋似乎很大,无论装入什么都永远装不满。有时,他会在大庭广众面前,将袋子中化缘得来的物品倾倒在地上展示给别人看,然后哈哈一笑,收入袋中。

  有时候,那些乡村中的孩子用鱼和石头塞进他的布袋中,他也乐呵呵地收下。然后,将化得的食物分施给那些需要的人。契此和尚于后梁贞明二年(916年)三月三日,示寂于奉化岳林寺东庑下石凳上,他留有辞世偈:

  弥勒真弥勒,分身千百亿。

  时时示时人,时人自不识。

  后人根据契此和尚的诗偈的暗示,一致公推他为弥勒菩萨转世。

  契此和尚不仅是个慈悲宽容的高僧,而且还是一位诗僧。他的《插秧诗》不仅表现了古代禅僧农禅并作的修行生活,还蕴含着深刻的人生哲理。诗云:

  手把青秧插野田,低头便见水中天。

  六根清净方为道,退步原来是向前。

  契此和尚在这首诗歌中,以禅林僧人插秧的劳动为喻,说明僧人退步插秧的劳动,看似在退步,其实是在进步。当僧人插秧退到水田的岸边时,这块田就插完了。“手把青秧插野田,低头便见水中天。”明写低头插秧见天的举动,其实暗喻低头观照自心,能明见自性。“六根清净方为道,退步原来是向前。”这两句诗融插秧种稻与修道为一体,指出修禅应当六根清净,方能在退步插秧中悟得禅法真谛。这首诗歌不仅令人想到倒退插秧所蕴含的禅理,还让我们明白这样的哲理:在日常生活中,不能处处都一味地往前冲,很多时候,学会适度的退让,也是为自己广积善缘,以便于更好地前进。

  二、法演禅师农禅诗

  五祖法演禅师(?一1104)是北宋时期临济宗著名禅师,也是中国禅宗史上著名的诗僧。禅师俗姓邓,绵州巴西(今四川绵阳县)人。少年出家,先在成都学习《唯识》,后专精禅业,游历诸方长达十五年。后来于高僧白云守端禅师门下悟道,成为守端禅师的法嗣。法演禅师悟道之后,曾先后住持安徽舒州(今安徽潜山县)白云山和湖北蕲州(今湖北黄梅县)五祖寺等禅刹。由于法演禅师有很长时间住持蕲州五祖寺开堂说法,禅宗史上为与禅宗五祖弘忍相区别,称他为“五祖法演”。

  作为一代诗僧,法演禅师一生中创作了八百多首诗歌,诗歌内容涉及山居生活、修行感悟、僧俗情谊、农禅生活等诸多方面。他的农禅诗以轻松愉悦的笔调,将农作劳动与禅的体验融合一起,带给人更多的禅悟体验。他的《山中四威仪·行》即是这样一首诗歌,诗云:

  山中行携篮,采蕨称幽情。

  牧童唱罢胡笳曲,予规枝上一声声。

  这首诗歌是法演禅师《山中四威仪》组诗中的第一首。行、住、坐、卧四威仪是出家人持戒威仪方面必须遵循的礼仪。四威仪是对出家人在威仪方面最基本的要求。四威仪不仅事关出家人的形象,也关系到出家人能否为在威仪行持方面如法指导信众修学的问题。法演禅师的《山中四威仪》不仅表现了禅师在山居生活中对四威仪的行持,也反映了法演禅师洒脱自然的山居生活情趣。

  “山中行携篮,采蕨称幽情。”描写了法演禅师手持篮子行走在林木茂盛的山中,心情舒畅地准备采摘蕨菜吃。禅师在山中过着类似隐居的生活,这里没有了尘世的喧嚣,远离了世俗的诱惑和干扰,没有名利是非,也没有大悲大喜,禅师内心无比清净,怡然自乐。这两句诗既描写了法演禅师持篮准备采摘蕨菜的劳作,又注意到山间行走的威仪。在劳作中体悟禅机,在日然中悟道,成了禅师山居生活中最自然的修持方式。

  在外出采摘蕨菜的途中,禅师的心情无比愉快,沉浸在禅悦法喜之中。当禅师正在行走时,忽然听到了山间牧童吹唱胡笳美妙之音,悠扬的胡笳之音使禅师陶醉。牧童吹唱胡笳还没有结束,法演禅师又听到山间树枝上杜鹃鸟欢快的呜叫之声,禅师顿感心旷神怡。禅师自食其力采摘蕨菜,本来就是开心之事,又听到自然中美妙的音声,仿佛都在演说妙法。禅师顿时感到如同置身人间仙境。

  三、虚堂智愚禅师农禅诗

  虚堂智愚禅师(1185—1269),俗姓陈,浙江象山(今宁波象山县)人。南宋著名禅僧和诗僧。虚堂智愚禅师十六岁时,求学于普明寺住持师蕴门下,为临济宗第四十代传入。虚堂智愚禅师曾先后住持过宁波阿育王寺、杭州净慈寺、杭州径山寺等寺院。跟从虚堂禅师学法的禅宗学徒众多,一时道倾东南,声名远播。

  虚堂智愚禅师在参禅修定的同时,创作了大量佛教题材的诗歌作品。禅师诗歌的内容涉及修行和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其中有一部分反映农禅生活的诗歌,借农耕比喻明心见性,由世俗的耕田引申到耕种心田,从而明心见性,开启智慧。他的《溥禅者西还》就是这样一首诗歌。诗云:

  梅影稀疏兰叶香,吴中水草越中行。

  荒田触目无人拣,款款归来带月耕。

  诗中描写了禅僧溥禅者,在虚堂门下求学告一段落之后,辞别虚堂禅师西归。虚堂禅师便写了这首诗歌送给他,表达了虚堂禅师对这位禅者将来秉承师旨,弘扬佛法的厚望。“梅影稀疏兰叶香”一句,讲述了虚堂送别溥禅者的时间为梅花稀疏的初春时节。这个季节虽然梅花将尽,但春兰却芬芳馥郁,沁人心脾。这两句诗以兰花喻溥禅者,既是对他品行的赞叹,也希望他能够灯继薪传,承担起弘扬佛法的责任。“吴中水草越中行”一句,是说溥禅者本为吴地人,为求妙法来到越地。吴地指现在的江苏苏州一带,以多水著称;越地指现在的浙江宁波、绍兴一带,以多山闻名。溥禅者从吴地来到越地,受到虚堂禅师的钳锤栽培,因而说“吴地水草越中行”。

  “荒田触目无人拣,款款归来带月耕。”这两句诗讲说了虚堂禅师送溥禅者途中所经之处见到满目的荒田。荒田虽多,但却没有人拣来耕种。虚堂禅师暗想,等到自己送禅者归来之后,就会抓紧时间披星戴月去耕种。诗歌由虚堂禅师的农禅生活生发开去,禅师感叹很多人都有与佛无别的清净自性,但多数人都浑然不知,这就如同田园荒芜无人耕种。这些禅子需要由有见地的虚堂禅师加以启悟才能明心见性。禅师不仅自己发愿要启悟更多的禅子,也希望溥禅者归去后也能点播更多的人明见自性。

  四、退翁休禅师农禅诗

  宋代诗人退翁休禅师所创作的《五祖》诗,也是一首典型的农禅诗。诗云:

  手种青松数百株,饥餐渴饮自如如。

  无端借路重相见,却被人传上祖图。

  这首诗歌讲述了禅宗五祖弘忍的前世今生,以及遇到四祖道信接引出家,成为禅宗第五代祖师的因缘。“手种青松数百株,饥餐渴饮自如如。”这两句诗歌讲述了弘忍前世曾是破头山中的栽松道人。他当时年事已高,经常以栽种和修剪松树为业。这种农禅生活使他觉得如意自在。当时道信禅师正在破头山弘扬禅法,这位栽松道人就问道信禅佩“你所宣讲的佛法我能听吗?”道信说“你年纪老了,即使听法,也难以广弘佛法?如果你投生再来,我倒可以等待你。”栽松道人听后,就来到河边,碰巧一位少女在那里洗衣。栽松道人问少女:“我能在你那里寄宿吗?”少女说:“我有父兄,你可前去求他们。”道人说:“只有你同意了,我才敢前去。”少女微笑着点点头。栽松道人于是手持拐杖走开了。

  奇怪的是,少女洗衣回家便怀孕了。尚未婚嫁便有身孕是件败坏门风之事,父母大为光火,将少女赶出家门。少女只有过着乞讨为生的流浪生活。几个月之后,少女分娩了一个男婴,她此后一直到处乞讨,含辛茹苦地抚养这个“无姓儿”成长。

  “无端借路重相见,却被人传上祖图。”这两句讲述了道信禅师在弘忍重新投胎出生后接引出家,并传法给他的典故。弘忍七岁时,一天,少女带着他在乞讨的路上遇到了道信禅师。道信发现这个孩子骨相奇特,不是平常的孩子,如果出家,必能大做佛事,继承佛法慧命,堪当众生大皈依处。道信禅师便问小孩:“你姓什么?”小孩回答:“姓即有,不是平常的姓氏。”道信问:“是何姓?”小孩说:“是佛性。”道信说:“你难道没有姓氏吗?”小孩说:“性空,故无。”

  道信知道孩子是法器,命侍者请求其母亲允许他出家。弘忍母亲想到可能是宿世因缘所感,于是将孩子交给道信禅师作弟子。道信为取法名“弘忍”。弘忍在道信门下精进修道,吃苦耐劳,主动为大众服劳役。经过几年修道,不仅道业精纯,而且为人心量宽宏,慈悲忍辱,从不谈人是非。他的人品、精进和悟性,使他成为大众的典范。又加之道信的不断加以随机铅锤,使弘忍的道行已经达到炉火纯青的顶点。看到机缘成熟,道信禅师于是传法与弘忍,成为第五代祖师。

  五、济水洸禅师农禅诗

  明代高僧济水洸禅师曾作有一首反映农禅生活的《莳秧》诗,诗云:

  疏陋无能处市廛,问农学稼为争先。

  近来已得真三昧,竖掷横抛直似弦。

  诗题的“莳秧”,即插秧。插秧是农民种植水稻最传统的一种方式。在种植水稻前,首先要将稻种洒在水田中育秧,待秧苗长到一定程度,再移植到水田中分株移栽。移栽秧苗的过程就是插秧。在插秧时,应当做到行距均匀,株距合理,从外观上看起来比较整齐,而且也有利于密植。在插秧时,为保持行距的整齐划一,还需要用线拉直,然后沿着线条插秧。

  济水洸禅师本来是一个对插秧一无所知的人,但他虚心向农夫请教,很快便成为插秧的行家里手。由于插秧技术的娴熟,他已经深得插秧的个中三昧,无论从哪个方向抛撤秧苗到田中,你横看竖看都成行成列。诗歌看似在描写济水洸禅师的插秧技艺达到了出神入化的程度,其实禅师是以插秧来喻禅修。“疏陋无能处市廛,问农学稼为争先。”济洸禅师长期在城市中生活,对插秧的技艺一点不了解。当自己需要从事插秧的农作时,才知道虚心向农夫请教。其实,这两句诗暗喻禅师本来对修禅要旨一无所知,但他能够虚心向已经悟道的禅师求禅问道,又能深入观照自心,因而对禅有所悟入。“近来已得真三味,竖掷横抛直似弦。”这两句诗喻指禅师经过广参善知识,又能勤奋修学,因而深悟禅法三昧。当自己经过精进修禅明心见性之后,才发现自己对禅法的理解任运自如。颇有种“见山是山,见水是水”的感觉。因而会有“竖掷横抛直似弦”的感觉。

  六、石潮宁禅师农禅诗

  清代高僧石潮宁禅师曾作有一首《樵薪》诗,诗歌描写了禅师砍柴过冬的农作生活,同时将砍柴与去除烦恼,明心见性比较,……诗云:

  蓦持利斧和根斫,哪管荣枯长短枝。

  缚去一冬烧不尽,有无句子总相随。

  石潮宁禅师曾长期在山中过着隐居生活,冬天来临了,他除了禅修诵经之外,还要种田种菜解决生活所需。冬天来临了,他还要到山上去砍伐一些草木作为冬天取暖烧饭之用。“蓦持利斧和根斫,哪管荣枯长短枝”,是指禅师到山上砍柴的动作迅捷,看到山间的树木,也不管是荣枯和枝叶的长短。他都会手持利斧从根部砍掉。这两句诗表面是描写禅师斩断树木动作的迅捷和麻利,其寓意是指禅师在修道过程中无论有多少烦恼妄想,都能够以勤修戒定慧迅速加以斩断。通过这种修证,烦恼断尽,即能明见菩提。

  “缚去一冬烧不尽,有无句子总相随。”这两句诗明写禅师在砍伐了很多草木之后,将柴草捆扎起来送回自己的居所。这些柴草足够禅师一个冬天烧用了。“缚去”,表面是写捆绑柴草,暗指扫除障碍众生修道的各种妄想烦恼的束缚。当一个修行人将贪嗔痴慢疑等所有修道的障碍都去除后,就能够一心安住于道中。通过参究诸如赵州禅师“狗子佛性”公案,以达到成就圆满菩提的目的。“有无句子”,指赵州禅师“狗子佛性”公案,据《五灯会元》卷四记曰:“僧问赵州禅师:“狗子还有佛性也无?”师曰:“无”。僧曰:“上自诸佛下至蝼蚁,皆有佛性,狗子为甚么却无?”师曰:“为伊有业识性在。”又有僧问:“狗子还有佛性也否?”师曰:“有”。僧曰:“既是佛性,为什么撞入这个皮袋里?”师曰:“为他知故犯。”自赵州禅师“狗子佛性”公案一出,就成为后世禅子修禅悟道经常拈提的公案。还有很多禅宗学徒通过参究“狗子佛性”公案而悟道。

  摘自:《觉群》2017年第1期


<友情连结> 博天堂娱乐航母手机版/ 经典水果老虎机游戏/ 518博彩白菜论坛/ 大都会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