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2016年国内佛教形势回顾与思考

作者:魏农

  2016年,中国佛教界深入学习贯彻全国宗教工作会议精神,继续深化加强自身建设的各项工作,探索佛教进一步中国化的有效途径。在佛教教育、文化交流等方面都做出了切实的成绩。同时佛教界也深刻反省自身存在的问题,探寻解决之道。

  一,佛教领域重要情况

  中国佛教界继续加强在思想建设、佛教教育、教职人员管理等各方面的自身建设工作,注重佛教事业基础的坚实稳固,以保证长期健康有序发展为第一要义。

  (一)提高关于“佛教中国化”的思想认识。全国宗教工作会议召开后,中国佛教界许多团体、场所纷纷组织学习活动,如,中国佛教协会、河南、江苏、南京、厦门等佛协、河南少林寺、南京鸡鸣寺、莆田广化寺等场所,在第一时间组织学习了习近平总书记讲话精神,提高认识。普遍认为,“坚持我国宗教中国化方向”的提出对佛教有重要指导意义;佛教在“中国化”问题上有良好的传统,积累了丰富的历史经验,取得了显著的成效;佛教的进一步“中国化”仍然面临人才建设不足、对社会情况变化认识不足、对于“商业化”问题解决不力等等因素的制约。

  中佛协会长学诚法师在《世界宗教研究》上发表专题文章《努力开创佛教中国化的新境界——学习全国宗教工作会议精神的体会》,总结归纳了中国佛教界对于“佛教中国化”理解,总结了佛教界的观点,认为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对新的历史条件下佛教界不断加强自身建设和充分发挥积极作用具有十分重要的指导意义。佛教界人士提出,当前中国佛教处于第二次中国化第二次关键时期,中国佛教能否跟上第二次中国文化由衰向盛转变的节奏与机遇,成为当前中国佛教中国化的最为紧迫任务。

  (二)促进佛教教育,建立佛教院校联席会。《全国佛教院校联席会暨第五届全国汉传佛教院校学生论文联合发表会》(5月5—6日)在杭州召开,会议建立了全国佛教院校联席会议,这是中国佛教协会改革完善佛教教育机制的又一次突破,旨在增进全国三大语系佛教院校之间的交流沟通、团结合作,协调在教育资源、教育理念、教育模式等方面的共享与互补。这一机制将以下职能:学习贯彻中央关于宗教院校工作的方针政策和决策部署;贯彻落实国家宗教事务局关于宗教院校工作的重要安排;通报中国佛教协会教育委员会工作计划;交流各语系佛教院校自身建设、办学经验和教学成果等工作情况;搭建各语系佛教院校的交流与合作平台。

  (三)藏传佛教活佛查询系统上线。1月8日,中佛协推出藏传佛教活佛查询系统,中佛协网站、国家宗教局网站和中国西藏网同步上线。这套查询系统第一批公布了870位境内活佛的信息,包括活佛的姓名、法名、法号、出生年月、教派、活佛证号、所在寺庙和照片等8项内容,在电脑和手机上都可使用。4月,第二批441名活佛信息上线公布,更新后的查询系统共包括了1311名活佛,中国佛教协会公开境内活佛信息的工作基本完成。实现了活佛身份信息互联网即时查询。查询系统自1月上线之后,受到社会各界广泛关注。这套系统对依法规范教职人员管理、维护佛教清净形象、保护信众权益等方面将发挥积极作用。

  (四)开展讲经交流。8月28—9月1日,“2016中国佛教讲经交流会”在山西五台山举办。本次讲经交流会以“慈悲·圆融·宏博”为主题,来自全国25个省区市的30名法师代表围绕新时代佛教经典的阐释与弘扬,开展讲经交流。

  中国佛教讲经交流会,已连续成功举办了8届。这一系列活动在继承佛教讲经说法传统、弘扬优秀佛教文化,引导正信正行,促进社会和谐、时代进步、健康文明等方面取得了丰硕的成果。

  此外,本年度“中国佛教辩经会”(5月18一19,杭州)、“大众阅藏工程”(12月12日启动仪式,柏林禅寺)等也精彩纷呈。中国佛教面对2l世纪的今天,通过讲经说法、义学探讨等方式,深入地挖掘弘扬了佛教教义中有利于社会和谐、时代进步的内容,对佛教界内强素质,外塑形像发挥了积极作用。

  (五)举办“中国佛学院成立60周年纪念会”。9月20日,中国佛学院举行成立六十周年纪念会。中国佛学院成立于1956年,是新中国第一所培养高级佛教僧才的全国性宗教院校,为我国佛教界的最高学府。60年来,中国佛学院建立了完整的本、硕、博三级学位僧才培养体系,培养了千佘名爱国爱教、具有一定佛学造诣的教职人员,为各级佛教协会、佛学院校和寺院输送了一大批佛学人才骨干。纪念会上,佛教界与学术界共同回顾与总结了中国佛教教育的过去与经验,探讨佛教教育的现状与面临的问题,展望佛教教育的未来与发展,并对中国佛学院的课程设置、教材建设,以及培养目标等问题提出了诸多有建设性的意见。

  二、佛教领域若干值得关注的情况

  2016年,中国佛教界在文化建设与对外交流上面着力甚多,发挥了助力国家文化软实力建设和“一带一路”建设的积极作用;对于比较突出的“佛教商业化”问题,进行了深刻反思;在思想领域,就印顺法师“大乘非佛说”相关问题进行了集中的论辩:与佛教相关的负面消息仍然受到公众的关注。

  (一)依照“走出去”战略,中国佛教各种文化活动助力“一带一路”建设。近年来,在世界佛教论坛等活动中,“请进来”的战略已很好地执行,但在对外传播方面还略显不足。2016年佛教界积极执行“走出去”战略,开展多样交流活动,将我国的文化与价值观向世界传递,助力国家“一带一路”建设。

  1月19日,多语种《六祖坛经》出版座谈会在北京中国政协文史馆隆重举行。多语种《六祖坛经》包括英文、法文、德文、西班牙文、俄文、韩文、日文、僧伽罗文、泰文、柬埔寨文、缅甸文等十一种语种的翻译及解读工作。这是我国传统文化典籍国际化的一大重要举措,也是我对外进行文化公共外交的重要载体。通过佛教经典的对外传播,促进各国佛教界人士间的交流和互动;进而以宗教为桥梁,推动跨文明的交流与对话,促进各国人民化解分歧、建立共识。这也正是我们常说的“一带一路”国家的“民心相通”。

  “首届南传佛教高峰论坛”于2月18日在西双版纳州景洪市举办。这是建国以来首次大型国际南传佛教盛会,多国僧王、海内外上百位高僧莅会。论坛增进了中国与南亚、东南亚国家南传佛教的交流,为促进南传佛教健康发展做出新贡献。

  2016年博鳌亚洲论坛“宗教领袖对话”分论坛于3月25日在海南琼海举行。第十一世班禅大师、柬埔寨佛教法宗派布格里僧王、香港宝莲禅寺方丈净因法师,分别代表藏传、南传、汉传佛教论道。三位宗教领袖以“心平天下平:同愿同行亚太梦”为主题,分别阐述藏传、南传、汉传佛教在现代社会所发挥的正能量,以佛教的视角,重新审视了物质与精神、战争与和平、生态危机与可持续发展这些人类社会的重大问题。探讨了跨文化的佛教传播与文化认同,彰显了佛教文化在当今世界经济互联互通、文化交流互鉴中的现代价值和独特魅力。

  11月18日,汉传佛教祖庭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西安举办。来自17个国家和地区的佛教界代表、知名学者200多人与会。研讨会在祖庭文化的传承弘扬、中国实践、国际交流等议题上取得丰硕成果,达成诸多共识,并发出《汉传佛教祖庭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倡议书》。

  (二)探索“商业化”问题的解决途径。商业化问题是当前佛教领域存在的突出问题。9月20日,中佛协第九届常务理事会第二次在工作部署中强调要强化道风,自觉抵制商业化的侵蚀。要坚持正知正见、正信正行,注重持戒修行,倡导研读经典,组织讲经交流,维护佛教本色,树立佛教清净庄严的良好形象。

  针对“商业化”问题,佛教界也开始自发组织力量进行研究探索。12月18日,由“2016佛教思想建设研讨会”在什刹海书院举行。研讨会围绕“商业时代的佛教本位与去商业化”这一主题,分别从“寺院经济”的本质与功能、传统寺院经济的来源、“商业时代”的佛教本位、“去商业化”的内涵与途径四个方面进行深入讨论。与会教内外专家学者,从不同的角度,用不同的思维,透彻的分析了“商业时代的佛教本位与去商业化”这一命题。探讨了在商业化时代如何保持佛教本位,以及去“商业化”的内容与途径,为佛教如何保持本心增强了定性,对下一步做好相关方面的工作具有很大的帮助。

  (三)学者对印顺法师“大乘非佛说”的批评引发争论。10月底,“第二届佛教义学研讨会暨印顺长老佛学思想研讨会”在无锡惠山寺举行。会上,在反思印顺长老佛学思想过程中,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周贵华评价印顺长老客观上成为佛陀圣教“狮子虫”等字样的论文截图被人转发上网,引起部分法师和信众的不满情绪,认为这是“白衣辱僧”事件。南普陀寺首座圆智法师等部分佛教人士发起公开署名的联名信进行抵制,并利用微信平台、自媒体等网络空间进行撰文谴责;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部分专家学者纷纷在网络上发声,对谴责予以澄清及反驳。由此在网络上引发了针对印顺长老“人间佛教思想”和“大乘佛教观”的爆发式论争。此次网络纷争,被当事双方称为“反思印顺长老大乘非佛说(是佛说)事件”,或称“无锡论坛事件”等。

  (四)与佛教相关的负面消息仍然受到公众的关注。近年来,时有与佛教相关的负面消息成为网上热点,受到公众关注。在2016年,这一态势仍在持续,佛教界发生的一些寺庙遭强拆、烧高价香、经济纠纷,甚至火灾等意外事故都成为网上的新闻条目,不过总体来说受关注程度偏小,造成的影响有限。年中最受瞩目的事件是关于“莆田人承包中国90%的寺庙”的恶性谣言。5月,自媒体人“水木然”借助当时的新闻热点“魏则西病故事件”,编出“比承包医院更黑:莆田人承包了中国90%的寺庙”的谣言,在网络上被大规模传播。虽然该文作者随后删除了文章其微信公众号上发表致歉说明,但谣言传播仍旧迅速扩散,对中国佛教的形象造成严重伤害。教界内外诸多大德、佛教媒体纷纷在第一时间辟谣、力挽舆情;中佛协连发三条评论文章,澄清事实,谴责造谣者。5月18日,造谣者被所在地警方刑事拘留。有鉴于近年来各地践踏佛教权益事件愈演愈烈,佛教界与学术文化界共同发起大规模联署——“全面抵制毁谤佛教恶性言论,全面维护宗教界合法权益”,显示了佛教界维护权益意识的增强。

  三、几点思考

  2016年中国佛教度过了平稳发展的一年。新一届的领导班子继续致力于加强自身建设、完善自身机制方面的工作,教职人员管理与佛教教育方面的成果得以巩固,对外交流的思路更为清晰。未来,中国佛教要继续保持健康有序发展,需要注意以下几个方面:

  (一)加强对佛教商业化问题的治理力度。佛教商业化问题的集中提出,既是对近年来治理佛教领域乱象相关工作的总结与梳理,同时也是深入透视问题原因、寻找解决途径的重要契机。“2016佛教思想建设研讨会”,提出了研究寺院经济的重要性,要求对佛教经济行为合法性的边界做出界定。在此方向上,需要结合现实社会情况,对戒律清规和法规政策进行持续深入的研究。

  (二)树立并维护佛教界的良好形象。一是要督促佛教界继续加强道风建设,塑造僧仪整肃、持戒勤修的良好氛围,摒斥违戒败德的不良现象;二是要帮助佛教界以开放、清正的态度与社会接触。进一步通过“宗教基础信息查询”等方式去除佛教在公众心目中的神秘感。引导佛教界适时发声,帮助公众了解正信的佛教,抵制谣言的传播。

  (三)继续推动佛教传统文化的保护与继承。在西安举办的汉传佛教祖庭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展现了汉传佛教八宗并兴的重要特色,加强了中国与其他汉传佛教国家间的法脉联系,彰显了中国佛教的国际影响力。但也需要认识到,汉传佛教各宗留下的文化遗产尚未得到最充分的保护与继承,中国的祖庭文化还需要做许多整理发祥的工作才能得到海外法脉的向慕与认同。

  (四)维护佛教界宽容和谐的氛围。关于“反思印顺长老大乘非佛说(是佛说)事件”,事后网上的许多评论都指出,印顺长老的大乘非佛说,体现了现代经验理性与佛教信仰传统之间的深刻矛盾,从时间上来讲由来已久,只是在这一事件中被“掀开了盖子”。应该看到,宗教信仰与现实知识之间的分歧与矛盾是长期存在的矛盾。尤其在科学主义盛行的当代社会,这一矛盾将愈发突显,很难定于一是。因此,持不同见解的双方应保持宽容、谅解的态度。宗教工作部门应当引导佛教界人士发扬佛教圆融的精神,容忍学术问题的不同看法,理性平和地表达诉求,以便维护佛教界整体和谐的氛围。

  (作者单位:国家宗教局宗教研究中心)

  摘自:《宗教研究》2017年第1期


<友情连结> 博天堂娱乐航母手机版/ 经典水果老虎机游戏/ 518博彩白菜论坛/ 大都会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