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红楼梦》诗词中的苦空无常思想

作者:道恒

  在《红楼梦》第一回中,癞头疯僧向甄士隐说了一首诗:

  惯养娇生笑你痴,菱花空对雪澌澌。

  好防佳节元宵后,便是烟消火灭时。这首诗歌讲述的是甄士隐丢失三岁女儿英莲之事。甄士隐有一个三岁的女儿名叫英莲。英莲生得“粉妆玉琢,乖觉可喜”。甄士隐视女儿如同掌上明珠。一天,他抱着英莲在街上玩耍。见到街上有一僧一道。那个僧人癞头赤脚,道士跛足蓬头,两人疯疯癫癫,谈笑着来到甄士隐门前。疯僧见甄士隐抱着英莲,便大哭起来,又对甄士隐说:“施主,你把这有命无运,累及爹娘之物,抱在怀内作甚?”甄士隐听他这么说,也不理睬他。疯僧接着说:“舍我罢,舍我罢!”甄士隐见这个疯僧可恶,便抱着女儿转身要进家中去。疯僧指着甄士隐大笑,口中说了四句话:“惯养娇生笑你痴,菱花空对雪澌澌。好防佳节元宵后,便是烟消火灭时。”僧人说过之后,就同道士一起走了。

  疯僧的诗歌预示着甄士隐女儿英莲被骗子拐走,骨肉分离的悲惨命运。英莲在三岁那年元宵节,在看社火花灯时因家奴霍启看护不慎被骗子拐走。丢失了女儿之后,甄士隐一家多方寻找杏无音信,夫妻俩悲痛欲绝,精神恍惚。疯僧这首诗歌告诉甄士隐,世间的父女亲情是苦空无常的。尽管你对女儿娇生惯养,但是这种亲情会失去的。失去之后带给你的痛苦是难以言说的。甄士隐不仅失去了女儿,后来家中又遭受火灾,所有家财焚毁一空。接连的打击,使甄士隐深感人世的苦空无常,最后终于跟随跛足道人出家修道去了。

  小说反映佛教苦空无常思想最典型的诗歌为《好了歌》和《好了歌注》。《红楼梦》第一回讲到甄士隐在经历丢失女儿、家中失火等灾难之后,家境贫病交加。又加之年老忧愁,竟渐渐地露出了那下世的光景来。一日,甄士隐拄着拐杖到街上散心时,忽见那边来了一个跛足道人,疯狂落拓,麻鞋鹑衣,口内念着几句言词道:

  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

  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金银忘不了!

  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娇妻忘不了!

  君生日日说恩情,君死又随人去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儿孙忘不了!

  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儿孙谁见了。

  甄士隐听了疯道人的诗歌,便迎上来道:“你满口说些什么?”只听见“好了”、“好了”。那道人笑道:“你若果听见好了二字,还算你明白:可知世上万般,好便是了,了便是妬若不了,便不好;若要好,须是了。我这歌儿便叫《好了歌》。”甄士隐听了疯道人的诗后,心中早已悟彻,因笑道:“且住!待我将这《好了歌》注解出来如何?”道人笑道:“你就请解。”甄士隐于是说道:

  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

  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

  蛛丝儿结满雕梁,绿纱今又糊在蓬窗上。

  说什么脂正浓、粉正香,如何两鬘又成霜?

  昨日黄土陇头埋白骨,今宵红绡帐底卧鸳鸯。

  金满箱,银满箱,转眼乞丐人皆谤;

  正叹他人命不长,那知自己归来丧?

  训有方,保不定日后作强梁。

  择膏粱,谁承望流落在烟花巷!

  因嫌纱帽小,致使锁枷扛;

  昨怜破袄寒,今嫌紫蟒长。

  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反认他乡是故乡;

  甚荒唐,到头来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

  《好了歌》和《好了歌注》讲的是“好便是了,了便是好”。“好便是了”的意思是说,世上一切事物等到好的时候也便是结束之时。我们常说“盛极必衰,否极泰来”,世上没有一件事情是永久的,都是苦空无常的。“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金银忘不了!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诗句形象地说明了名利财富都是苦空无常的。即使你家有万贯,最终都会离你而去。因此,当我们拥有功名利禄之时,应当看淡一点,不可增长贪欲之心。当失去这些身外之物时,也应当坦然对待。

  《好了歌》中的“了”,又有其特定的政治含义,它是指特定封建地主阶级的历史命运而言。事实上,曹雪芹笔下的《红楼梦》所写的,也正是贾、史、王、薛四大家族由“好”而“了”,从兴到衰的历史过程。这两首诗歌还道出了以贾府为首的四大家族由兴而衰的历史必然性。诗歌里所运用的一系列典型兴衰事物的对比,实际上是对当时统治阶级内部斗争和封建贵族的历史命运的形象化概括。

  我们这里无意于对诗歌所反映的四大家族盛衰命运作详细的探讨,只是希望就诗歌所反映的无常观念作解说。跛足道人在《好了歌》中认为世人都知道当神仙很好,但是却无法忘却世间的功名利禄、妻子儿女,认为这些才是人世间的最可珍惜、永恒的存在。对于世人对这些身外之物的执着,跛足道人分别从不同方面作了驳斥。对于爱好功名之人,他认为从古至今,虽贵为帝王将相,也难逃无常之鬼的纠缠,最后不过是一堆黄土掩埋身躯,更有甚者,也可能因为改朝换代自身不保、为国捐躯,根本没有一个永远的存在;那些爱才如命之人,每天不吃不睡,只是为了能够积聚更多的钱财,可惜人生无常,命途坎坷,待到积聚了很多钱财时,还没来得及享用便一命呜呼了;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限临头各自飞。那些整天对丈夫恩爱不绝于口的人,丈夫一旦因意外事故而亡,她们很快就会另寻新欢,随人而去了;中国古来有养儿防老之说,为人父母者,为了让子女能够过上好生活,甘愿忍饥熬寒,于是便有了唐代诗人孟郊的“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的感叹,可是“痴心父母古来多”,但是却很少有作子女的像照顾自己子女一样对父母照顾得无微不至。还常有一些不孝子孙打娘骂老子,哪里还有什么孝心可言。由此可见,世间的很多东西都是变幻无常的。

  在《好了歌注》中,甄士隐更以生动的例证指出了物是人非、荣华不再、祸福无常的现实:当年的高官厚禄、莺歌燕舞的盛事景象随着政治形势的不同而变得凄清寂寥、无人问津;当年的声色歌舞之所,如今也变得杂草丛生、枯木凄凉;昔日华贵宫室已经结满了蜘蛛网,贫寒的蓬门之中如今也出了富贵之人;说什么年纪轻轻胭脂浓、花粉香,却怎么转眼间两鬘苍苍如白霜。昨天才在黄土堆上埋了白骨,今晚却又在红绡帐里结队成双。纵是金银满箱富贵无比,说不定哪一天突然变成了乞丐被人诽谤。正在感叹别人的寿命太短,谁料想自己回到家里就一命亡;也许你教育子女严格又有方,也保不定子女日后拦路抢劫闯下祸殃;也有人曾费尽心机选择富家子弟作女婿,谁晓得到头来女婿竟论落在烟花巷;那些因嫌官小拼命往上爬的人,却不料反落得枷锁套在脖子上:昨天还在哀叹衣不遮体挨冷受冻,到今朝反倒嫌紫蟒袍拖地长:乱哄哄地这个唱罢那个又登场,忙碌终生反倒把他乡当作故乡;这一切是多么可笑又荒唐,到头来都是为别人赶做嫁衣裳。

  作者曹雪芹认为人间富贵不长久、贫贱也非永恒,生命是无常的、青春也不会永葆,乃至一个人的人品也是瞬息万变的,世间的众生相,正恰是一台戏,这个唱罢,那个又粉墨登场。人的一生费尽心血所获得的一切,其实都在为别人而忙。

  《红楼梦》中《恨无常》诗描述了世间荣华富贵的无常变迁,人生的苦短无常。诗云:

  喜荣华正好,恨无常又到。

  眼睁睁,把万事全抛。

  荡悠悠,芳魂消耗。

  望家乡,路远山高。

  故向爹娘梦里相寻告。

  儿命已入黄泉,天伦呵,须要退步抽身早!

  《恨无常》的词名暗示元春的早死。“无常”本是佛家语言,原指人世一切即生即灭、变化无常。后来被俗世中用来表示勾命鬼。贾元春虽然当了贵妃,但荣华富贵因她的天亡而烟消云散。

  这首诗歌主要写的是贾元春二十年的社会生活,她由公候小姐而宫廷女史,由至凤藻宫尚书,直到贤德妃,达到了封建地主阶级所能达到的最尊贵的地位。但是,乐极生悲,贾元春刚成为皇妃不久,却突然身死命终,只有眼睁睁地将人世间难舍的一切全抛掉:荡悠悠地,灵魂也云消雾散。由于身为皇妃,元春不能像平民百姓那样随意地回家探望父母,于是,一种对家人的思念时时笼罩在元春心头。以至于死后还魂牵故乡。

  贾元春当了皇帝的私人秘书和小老婆,这固然使贾府多了一个政治靠山,但同时也给贾府带来了“登高必跌重”的危险。贾元春以自己的亲身经历感受到官场的复杂危险,希望她的家人不要再涉身官场。因此,这首词中写贾元春死后还托梦给贾政夫妇,要他们激流勇退,及早抽身。

  这首诗歌虽是对贾元春身世命运的描述,但其中蕴涵的荣华难长久、人生也无常的思想观念同样值得我们深思。元春托梦父母,其实是在告诉他们人间万事都是无常的,且莫攀龙附凤,平凡淡泊的日子更为值得我们去珍惜。

  在《红楼梦》中有一首《晚韶华》诗歌,通过描写李纨母子的命运,阐述了功名无常、生命无常的思想。诗云:

  镜里恩情,更那堪梦里功名!

  那美韶华去之何迅!再休提绣帐鸳衾。

  只这带珠冠,披风袄,也抵不了无常性命。

  虽说是,人生莫受老来贫,也须要阴骘积儿刊。

  气昂昂头戴簪缨,光灿灿胸悬金印,

  威赫赫爵禄高登,昏惨惨黄泉路近。

  问古来将相可还存?也只是虚名儿与后人钦敬。

  李纨是金陵十二钗之一,是荣国府长孙贾珠的妻子。贾珠不幸早亡,留存一子名叫贾兰。丈夫过世后,李纨青春守寡,独自孝敬公婆和培养儿子贾兰读书。她对外界一切不闻不问。贾兰后来读书用功,如愿中举,当了一个知县的官职。贾兰中举后,正遇到海疆反贼作乱。当时,由于贾府的政敌中顺王陷害,朝廷命贾兰挂帅出征。贾兰在战场上屡立战功,加官封爵,李纨也受到圣上的嘉奖,给了紫蟒加身。不过,好景不长,在一次征战中贾兰不幸壮烈牺牲在沙场上。“也只是虚名儿与后人钦敬”,说的是贾兰牺牲后,只留下虚名而己。

  贾兰的壮年战死对守寡多年的李纨打击很大。她在得知贾兰噩耗时,由于经受不住失去儿子的打击,便气绝身亡了。李纨在《红楼梦》中是一个悲剧人物。她青春丧夫,本是人生的一大悲剧。词中描写李纨丈夫早逝,恩爱无常时云:“那美韶华去之何迅!再休提绣帐鸳衾!”这真是人生无常,恩爱难再!就是这个不幸的女人,含辛茹苦将儿子养大,并取得功名。李纨本指望儿子功成名就后自己能有个幸福的晚年,却不料儿子壮年战死。她所有的希望都破灭了,结果自己抑郁而逝。“气昂昂头戴簪缨,光灿灿胸悬金印,威赫赫爵禄高登,昏惨惨黄泉路近。”这几句道出了贾兰富贵无常,人生无常的结局。词中说李纨的不幸命运,是不为子孙积累阴功所致。为此,词中劝人“也须要阴骘积儿孙”。《红楼梦》中有评价王熙风品格和为人处世的诗歌《聪明累》:

  机关算尽太聪明,反算了卿卿性命!

  生前心已碎,死后性空灵。

  家富人宁,终有个家亡人散各奔腾。

  枉费了意悬悬半世心,好一似,荡悠悠三更梦。

  忽喇喇似大厦倾,昏惨惨似灯将尽。

  呀!一场欢喜忽悲辛。

  叹人世,终难定!

  王熙风是贾府里能够呼风唤雨,独当一面的女强人。她为人贪婪、毒辣,还特别会耍两面派。在思想上,她既没有封建道德和秩序的约束,也“从来不信什么阴司地狱报应。”她左眼盯着钱,右眼盯着权势,捞着权势好抓钱成了她生活的唯一目的。为了获得三千两银子,她不惜害死张金歌等两条生命。就连贾琏偷出贾母的金银器皿当了一千两银子抵债,她也要从中勒索二百两。一切为了钱,相信金钱能办到一切,成了她最高的生活信仰。

  在行动上,王熙风也颇有超群之才。“毒设相思局”所表现的淫猥狡诈,“协理宁国府”所表现的杀伐决断,“弄权铁槛寺”所表现的贪婪凶残,“效戏彩斑衣”所表现的献媚取宠,“计赚尤二姐”所表现的阴险狠毒,“大闹宁国府”所表现的无赖泼辣,便是这种超群之才的具体体现。正因为这位贾府的少奶奶具有这种两面三刀的本领,所以成了“忽喇喇似大厦倾”的贾府一根很硬的支柱。

  这首《聪明累》讲述了王熙凤耍尽了心眼,显得有点聪明过分,最后狱中度日,连自己的性命也搭上了。她在生前使碎了心计,到死后只落得空机灵一场。原指望家庭富贵人安宁,却由于无常的到来,终不免家破人亡各自奔前程。她半辈子提心吊胆枉费心机,正好比三更梦,飘飘悠悠一场空。忽喇喇一声响,昏惨惨天地暗,好比那高楼大厦倾,好像那将要熄灭的灯。原本是一场欢喜却忽然变成了悲痛。于是在诗歌的结尾,作者感叹人世间的存亡兴衰怎么这样难规定。

  这首诗歌充分说明了人生的无常痛苦,权势的转瞬即逝,即使像王熙凤这般善弄机巧权变的人,一旦身死命终,也如大厦倾倒,灯火熄灭一般空无所有。世上没有任何一件事情是永恒存在的,正如孔子在川上云:“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红楼梦》中的诗歌分别从人生的苦空无常、权势的变换、穷富的更迭、人世的悲欢离合等方面说明了佛教的苦空无常思想。诗中通过这些反映人世间苦空无常的事例提醒世人:人世间的一切不过一场空梦,人应当过好当下平淡的生活,切不可为了追求财色名利而耗费心思。

  摘自:《觉群》2017年第1期


<友情连结> 博天堂娱乐航母手机版/ 经典水果老虎机游戏/ 518博彩白菜论坛/ 大都会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