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虚云和尚对近代中国佛教的贡献

作者:董良

  一、建寺安僧

  虚云和尚所生活的时代,由于时局动荡不安,国内很多道场都残破不堪,律教无闻。为了恢复国内诸多古刹的清净庄严,让更多的出家人有清净幽雅的修学道场,虚云和尚于是发愿重建国内名刹,振兴十方丛林,再启祖师宗风。他每到一处道场,都将修复道场放在首位。

  1901年,虚云到终南山结茅棚隐居潜修。潜修结束之后,前往云南鸡足山主持修复钵盂庵。为了筹措建寺资金,他前往南洋弘法募化。所募化的资金全部用于钵盂庵的修复重建。1906年7月,敕改钵盂庵为护国祝圣寺。钦赐《乾隆大藏经》一部,銮驾全副护送到祝圣寺。另赐予虚云和尚紫衣、玉印,并赐封号为“佛慈弘法大师”。1907年,虚云在暹罗龙泉寺讲经,一日跌坐入定九日,一下轰动了暹京。自国王大臣至善男信女都来礼拜。国王也邀请他到宫中讲经,供养丰厚,官民皈依者多达数千人。经过在南洋两年的募化,基本筹集到了修建祝圣寺所需的资金。1909年虚云经由仰光回到云南,一心扑在祝圣寺的修建上。同年,他又从北京迎请《乾隆大藏经》一部回祝圣寺供奉。经过多年的募集资金,精心策划,祝圣寺主体工程于1911年基本竣工。虚云和尚于是举行传戒法会,传戒结束举行四十九日佛七。1918年,虚云专程从南洋迎请玉佛回祝圣寺供奉。

  1920年,滇督唐继尧恭请虚云主持复兴昆明西山已经荒废的华亭寺。他欣然接受唐继尧的邀请,承担了重修华亭寺的重任。他原准备从1921年开始着手修复。但当年天公不作美,上半年大雨不止:下半年则天旱不雨。秋天瘟疫肆虐,死人数千。在天灾人祸交加的情景下,华亭寺重建之事暂时搁置下来。1918年,虚云正式主持修复华亭寺。在重修工程开始前,虚云从殿堂的设计、建筑材料的采购、施工队的选择等方面都作了精心筹划。因而,自开工以来,工程进展井然有序。

  在修复华亭寺的同时,虚云还参与或主持兴福寺、节竹寺、胜因寺、松隐寺、太华寺、普贤寺等寺院的修复。为了完成这些寺院的修建,虚云奔波操劳长达十年之久。

  1929年,虚云应福建省主席杨树庄等人的邀请出任福州鼓山涌泉寺方丈。他在鼓山除了护持祖庭、整肃规约、纯净道风之外,还创办佛学院,积极培育僧才。当时的涌泉寺破旧不堪,为了重新殿宇,虚云又多方募化,修缮寺宇,重建楼阁。经过数年的精心修缮,寺院面貌焕然一新。

  1934年,当时驻兵粤北的绥靖主任李汉魂将军坚请虚云住持韶关南华寺。虚云便应邀住持六祖道场南华寺。面对南华寺殿宇倾颓,满目萧条的局面,虚云决定重修殿宇,还古刹以庄严。由于资金缺少,虚云便四处筹募款项,购置建材,招募工人,正式开始了重建南华寺的工作。经过十年的惨淡经营,南华寺终于于1944年竣工。虚云还写了《重兴曹溪南华寺记》,虚云在文中云:“十载经营,综理次第,心力交瘁,始具规模。”从中可见虚云和尚为兴建南华寺付出的艰辛。

  1937年抗战爆发,广东大部分地区成为论陷区,各地僧人涌入南华寺。由于南华寺容纳不下,虚云又组织人力财力重修韶关大鉴寺和月华寺作为南华寺下院,以接纳各地僧众。为了让前来朝拜六祖真身的十方比丘尼有共修的道场。1942年,虚云还在南华寺东建无尽庵,作为比丘尼道场。

  在结束南华寺的重修工程之后,虚云和尚将寺院交由其他法师管理,自己则应请前往韶关云门寺,担起了重修云门的重任。云门寺是云门宗始祖文偃禅师的道场。虚云去时,古寺杂草丛生,佛像装金脱落。虚云白手起家,开始募款修缮殿宇。经过昼夜辛勤,宏规硕划,巨细亲躬,因高就远,审地为基,大兴土木,广造梵宇,历时九年,重建殿堂楼阁共一百八十楹,新塑大小圣像亦八十余尊,宝相庄严,梵刹清净,僧众云集。

  虚云和尚一生发大愿,兴修祖师道场,接引僧众修学。数十年来,他所修复的著名道场有:云南鸡足山祝圣寺、昆明华亭寺、曹溪南华寺、福建鼓山涌泉寺、广东韶关云门禅寺、江西云居真如禅寺等。他一生所建的大小寺院有八十多所。他所修建每一座寺院从规划设计到具体施工,都是亲自主持和督导,从不烦劳他人。他功成不受禄,常于每处道场竣工之时,任命一住持管理道场,自己则悄然身退。

  二、弘扬禅宗

  作为继承禅宗五家法脉于一身的禅宗集大成者,虚云和尚一生以弘扬禅宗为己任。他每到一处道场,不仅向徒众开示禅宗的修行方法,还带领大众坐禅修行。他曾开示弟子说:“本来心佛众生原无差别,自心是佛,自心作佛,有何修证?今言修者,盖因迷悟之异,情习之浓,谬成十界区分。倘能了十界即一心,便名曰佛。故不得不尽力行持,消除惑业,习病若除,自然药不需要。”

  虚云曾于1953年2月22日至3月8日在上海玉佛禅寺主持为期两周的禅七开示。这两周的禅七开示,不仅介绍了坐禅修行方法,还全面展现了他的禅宗思想。他在玉佛禅七第一日的开示中说:

  在行香时,颈靠衣领,脚步紧跟前面的人走,心里平平静静,不要东顾西盼,一心照顾话头。在坐香时,胸部不要太挺,气不要上提,也不要向下压,随其自然。但把六根门头收摄起来,万念3t.-F,单单的照顾话头,不要忘了话头。不要粗,粗了则浮起,不能落堂;不要细,细了则昏沉,就堕空亡,都得不到受用。如果话头照顾的好,功夫自然容易纯熟,习气自然歇下。初用功的人,这句话头是不容易照顾得好的,但是你不要害怕,更不要想开悟,或求智慧等念头。须知打七就是为的开悟,为的求智慧,如果你再另以一个心去求这些,就是头上安头了。

  虚云和尚在这段开示中,向参加禅七的僧徒讲述了在禅堂中行香、坐禅应当掌握的方法和注意事项。这些开示对初习禅的人具有重要的指导作用。

  在谈及修道与成佛的关系时,虚云和尚开示说“修道如栽田,谷子变秧,插秧成稻,割稻得米,煮米成饭。佛性如种子,众生本性与佛无异,自心是佛,故曰佛性,这种子和秧稻米饭相隔很远。不要以为很远,就不相信这种子会成饭。成佛所以要先有信心,即把种子放在田里,等它发芽变秧,这时间又怕焦芽败种,错过时光,就是说修行要学大乘,勿误入小乘耽误前途。插了秧以后要锄草,等于修道要除习气毛病,把七情六欲,十缠十使,三毒十恶,一切无明烦恼都除净,智种灵苗,就顺利长成,以至结果。”虚云和尚通过比喻的方式指出众生的修行成佛就像栽种水稻一样+只有除掉修行过程中的各种习气毛病之后,才能够悟道成佛。

  虚云和尚认为修禅的前提是要放下一切方才能够入道。他开示弟子,修行须放下一切方能入道,否则徒劳无益。要知众生本妙明心,原本与诸佛无异,只因无始以来为妄想尘劳百般缠绕,不能显现,所以沉论苦海,流浪生死,不能出离。诸佛悲悯众生,不得已为众生开示各种修行法门,无非令众生解脱。所谓放下一切,是放下什么呢?内六根、外六尘、中六识,这一十八界都要放下,其他名利、恩爱、毁誉、得失,乃至一切财物、性命都要放下。总之,身心世界都要放下,因为这些都是如梦如幻、如电如泡,无可留恋,执之即成障道因缘。故统要放下,连此放下之念亦无,一放下一切放下,一时放下、永久放下、尽未来际都放下,如此放下干净了、长永了,本妙明心显现,即与诸佛无异。

  虚云和尚开示弟子,修禅之人首先必须识得自心。他说:“修行必须识得心。古人云:人若识得心,大地无寸土。要知为圣为凡,成佛做众生,皆是此心。此心不明,修行无益。此心向何处找寻?但能放下万缘,善恶都莫思,一念不生,即真心现前,此心一时现前,时时现前,永远现前,不为尘劳污染,即我是现成之佛。”

  禅宗常说“心佛众生,三无差别”。对于众生为何没有佛之智慧,没有成佛,虚云和尚也作开示:“心佛众生,三无差别。吾人本来是佛,何以佛有无量智慧、无量神通、无量光明,而吾人无之?良由吾人自己不信自己,把自己作贱,所以开的众生知见。无明烦恼、贪嗔痴爱、贡高我慢、欺诳嫉妒,种种迷愚,将自佛盖覆,不得现成。因此,佛制戒律,就是要佛弟子遵守,藉此除却一切习气毛病。习气毛病一除,佛性现前,自然成佛。”

  三、弘扬戒律

  佛教戒定慧三学,戒为基础和根本。学佛之人由戒生定,由定发慧。戒律是修学佛法的根本,也是正法久住的重要条件和保证。佛陀在涅槃前曾告诫弟子在自己入灭之后,佛弟子当以戒为师。虚云和尚十分重视持戒在修行中的作用,他在向弟子开示时,常常要求弟子要严格持戒。

  虚云和尚认为持戒是修戒定慧三学的基础。他开示说:“用功办道首要持戒。戒是无上菩提之本,因戒才可以生定,因定才可以发慧。若不持戒而修行,无有是处。”虚云和尚还列举《楞严经》四种清净明诲的内容说:“不持戒而修三昧者,尘不可出,纵有多智禅定现前,亦落邪魔外道。”

  持戒是修学一切法门的基础。虚云和尚开示弟子说:“修学者必须依佛戒,戒为无上菩提本。如依佛戒,则不论参禅、念佛、讲经,无一不是佛法:若离佛戒,纵参禅、念佛、讲经,亦与佛法相违,入于外道。”

  三归五戒是所有学佛之人都应当奉行的基本戒规。虚云和尚十分重视三归五戒在修行中的重要作用。他在向弟子开示三归五戒时说:“佛虽说种种法门,无论大小乘戒,皆以三归五戒为根本。务使受持者,诸恶莫作,众善奉行。依之立身齐家治国,则人道主义尽。且苦因既息,苦果自灭,解脱三涂苦,生人天中,易入佛乘,则学佛主义亦尽。故三归五戒,是导世之良津,拔苦与乐之妙法。”

  虚云和尚于1959年10月13日在云居山圆寂。在弥留之际仍念念不忘交代两位侍者将来要护持道场,弘扬戒律。10月13日中午十二时半,虚云和尚对两位侍者说:“你等侍奉我有很多年,付出的辛劳令我感动。从前的事不必说了,我近十年来,含辛茹苦。每天在危疑震撼中受谤受屈,我都甘心。只想为国内保存佛祖道场,为寺院守祖德清规,为一般出家人保存此一领大衣。即此一领大衣,我是拼命争回的。你各人今日皆为我入室弟子,是知道经过的。你们此后如有把茅盖头,或应住四方,须坚持保守此一领大衣。但如何能够永久保守呢,只有一字,曰‘戒’。”说完之后,虚云合掌,向侍者道珍重。至下午一时四十五分,便安详圆寂了。

  四、农禅并重

  农禅并重是中国古代禅林的优良传统。通过农禅并重的修行方式,既解决了僧众的衣食之需,也使僧众在劳作中品味了禅法意旨。虚云和尚深谙农禅并重对修行的意义,一生提倡农禅并重的禅修传统。他每到一处道场,在做好寺宇的修建和僧众的共修之外,还积极带领僧众从事种地、砍柴等农业劳动。通过这种农禅并重的修行方式,不仅解决了大众的吃饭问题,也促进了大众的修道。

  1952年,虚云和尚住持云门寺。他带领僧众开挖山石,自伐木材,重修殿宇。在修建殿宇的同时,他又考虑到一百多人的饮食问题。他于是带领开垦荒地,种植粮食和蔬菜。经过前后长达十年的辛苦经营,云门寺僧众开垦的良田有数十亩,旱地有数十亩。还建立了专人管理的农场。农田中所种的各种庄稼和蔬菜,都长势茂盛,丰收高产。僧众所种的粮食和蔬菜不仅满足了自身生活需要,还有一定的结余。多余的粮食常用来接济寺院周围生活贫苦的村民。

  虚云和尚住持云门之后,修建了殿堂,种植粮食蔬菜,而且还采取了多种美化环境的举措。经过美化,满山的绿树经过僧众的修剪都整齐成行。山中四时绽放出美丽的花朵。云门古刹重新绽放出绚丽的光彩。

  1953年12月,虚云和尚带领侍者住进云居山茅篷。入住茅篷数日之后,虚云和尚便率领众僧开垦荒地,种菜种粮,实现自养。他们白天下地劳动,晚上坐禅讲开示。这种农禅修道生活吸引了一大批禅子慕名前来修道。第二年,为了弘扬百丈禅师农禅并重的禅风,虚云和尚主持成立了真如寺僧伽农场。他将僧众分为农林与建筑两个队伍。农林队开春就开垦荒地,开挖出数十亩水田,十余亩旱地。他们当即下种,到秋天收了数百担稻谷,旱地所种的红薯也喜获丰收。建筑队的僧人挖土烧砖,用炉具铸造铁瓦。经过数月的制作,到年底时,二层楼的铁瓦砖木结构的藏经楼即顺利竣工。通过自力更生,不仅节约了大量建寺成本,而且实现了自给自足。

  在让僧众参加白天劳作的同时,还要坚持上殿和过堂,晚上还要坐禅行香。僧众们就这样如法修行,种地栽禾,修建殿宇,天天如此。从实行农禅并重制度以来,寺内粮食完全实现自给,竹林和茶叶的收入也十分可观。僧众在这种农禅生活中不仅体会到了禅悦法喜,也健全了体魄。农禅生活也为僧众的修行提供了坚实的物质保障。

  虚云和尚不只是重视农禅实践,他也提出了自己的农禅思想理论。他认为,中国禅宗农禅思想的形成有一个过程。禅宗最初主张“教外别传,不立文字,直指人心,见性成佛”的宗旨,由此发展演变为“即心即佛”、“平常心是道”的思想。“平常心是道”又发展为“日用是道”,即日常生活中的穿衣吃饭皆是佛法,运水搬柴无非妙道。僧众在日常劳作中常能明心见性。因此,从百丈禅师开始,禅林中便很重视农禅并重制度的建设。百丈禅师还提出了“一日不做,一日不食”的农禅思想。虚云指出,这种自耕自养的农禅制度,将农业生产和坐禅修行结合起来,使僧众在农作中参究禅法,在农作中启悟自性,乃至见性成佛。农禅制度不仅解决了僧众的自养,而且成为中国禅宗的重要特色。尤其是在末法时代,提倡农禅并重的禅修理念,更加有助于修行者的道业成就。

  虚云和尚通过建寺安僧,为更多居无定所的出家人提供了安稳的修行道场:通过弘扬禅宗,接引了一大批禅子,推动了近代中国禅宗的发展进程;通过讲说弘扬戒律,纯洁了所住道场的道风,教化了众多戒行清净的弟子;通过推行农产并重制度,实现了僧众修行自养两不误。虚云和尚对近代佛教作出了重要贡献。他的光辉业绩将永载史册,成为后世佛子效法的宝贵精神财富。

  摘自:《觉群》2017年第1期


<友情连结> 博天堂娱乐航母手机版/ 经典水果老虎机游戏/ 518博彩白菜论坛/ 大都会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