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印光大师的佛教慈善思想与实践

作者:弥陀释子

  ——《印光大师说佛教圆满的慈善》读后感

  一代高僧,净土宗第十三代祖师印光大师,通达诸宗,专弘净土。大师一生,虽然方方面面,无非世间模范,从慈善公益的角度,对大师相关的事迹进行发掘,目的在于,一则让大众认识大师的崇高风范,另一方面,消除大家对佛教的误解,学习佛教从事慈善活动的方法,共同建设人间净土和西方净土。

  一般人都觉得佛教是消极的,逃避现实。从《印光大师说佛教圆满的慈善》这本书的种种事迹来看,印光大师生活在中华民族最困难的年代(1860-1940),作为一名佛教徒,无论在普陀山隐居,还是在苏州闭关,都始终密切关注社会动态,关心着各地的灾难民众,并且节衣缩食,周济他人。难能可贵的是,大师秉承菩萨道的精神,总是把他人的困难放在首位,真正实践了“先人后己”的佛教理念。对一般人来说,即使从事一点慈善活动,也只能够做到“先利己后利人”。当然,这样的人在社会中,比起那些“损人利己”的人来说,已经强上千万倍了。

  印光大师进行慈善活动,无论在广度和力度上,令当时一流的慈善家都非常佩服,尤其是大师在慈善活动中反映出佛教的超越性,更非社会一般慈善活动可比拟。到了现代社会,更有甚者,有些人持有错误观念,即使花在儿女身上的每一分钱都被视为“投资”,要求回报。更可笑的是,他们会计算一下回报率,看看是否比投资于股票,或者其他别的途径更合算。

  企业的捐赠大多从维护公共形象、提升公众价值的角度考虑,归根到底,服务于企业“利润最大化”的目标,每捐赠一块钱,皆要论证一下是否能够挣到应有的回报。对照以上特殊现象,佛教的超越性在于:通过佛法特有的修炼,达到超越自我的境界,从而能够真正地从不计个人得失的高度,设身处地地从他人的角度考虑问题、采取行动。因而大师能在慈善活动中,真正做到“视人若己”。

  如书中所言,印光大师捐出弘化社的一些资金,不顾自己可能挨饿,但记众苦,不为己忧,显示了印光大师内心对自我的超越。降伏了对自我的执着,唯有如此,才能以真心去帮助他人乃至大众。《金刚经》上说:“以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修一切善法,即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从世间的角度,仅仅能“修一切善法”,进行慈善公益活动的人,已经非常值得尊重和赞叹,这是一个高素质的世间君子才可能做出的举动。如果人人都怀有慈善之心,共襄慈善事业,那么社会何愁不和谐?人间处处是天堂了。

  通过阅读《印光大师说佛教圆满的慈善》,我们能进一步学习印光大师在慈善活动中超越性的一面,在积极参与公益活动,帮助他人的同时,又时刻通达人人平等的深意。不以助人为豪、不居慈善之傲,以一颗平常心、真诚心,淡然处之。若将此心行功德,回向往生西方,必然成就了生脱死之大事。若进而自行化他,人人如此,我们的人间便进一步提升为西方净土了。

  附:《印光大师说佛教圆满的慈善》摘录

  净宗十三祖印光

  法师之一言一行,均合道妙;语默动静,无非教化;其慈言善行,平实深挚。大师一生,将十方功德善款,用于流通各种经书,为预息灾祸之急务;或用于赈灾,救济已发生的急难。他人供养之钱,通作往生之缘。

  印光大师关怀残疾人士,亲演三世因果;痛念狱囚失教,慈悲莅监说法;广传戒烟神方,劝戒鸦片香烟;亲持大悲神咒,加持水米香灰;广告毒乳杀儿,生产劝念观音……凡利人心行者,均大力提倡并力行之。为此,祖师开示曰:

  “何谓善因,济物利人是也。”

  又曰:“秉心慈善,随分随力之救人救世。”

  “且勿谓我无钱财,不能积德利人。须知存好心,说好话,行好事……凡遇一切人,令各尽己职。又为彼说善恶因果,生死轮回……又为彼说佛法之利益,令其信奉而修持之。凡遇大病,皆令念佛及念观音。凡遇妇女,皆令预念,不至因产受苦及殒命。令彼一切人勿造杀业,心存慈善,利人利物,即是利己,害人害物,甚于害己,如此种种,岂要钱财方能办乎。然家若丰裕,亦宜以钱财作功德。”

  印光大师又详析天灾人祸产生的根本原因在于破斥因果;提出标本兼治办法:戒杀吃素念佛。平时注重家庭教育,教育注重因果报应。

  印光大师开示:“能一心念佛,求生西方,世间灾难,亦可消灭。”“慈善仁孝,报在生天;而发心仗慈善功德,临终要往生西方,断生死烦恼,方算尽慈善息灾之能事。依此而行,则佛教慈善至为圆满。”

  事事可以让人,行善绝不当让

  一时,恭请印师升座开示。男女宾如礼就坐,座为之满。首述菩萨于无量劫来,大慈大悲,寻声救苦,普门示现,卅二应身。应以何身得度者,即以何身而为说法。详释经典,引喻启迪。六度万行,从信入手。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是诸佛教。勿以善小而不为,莫以恶小而为之。即以诸恶莫作,众善奉行八字言之,虽孩提能说,老人未必能行也。凡人事事可以让人,唯有行善,绝不当让人。如救难济贫,刊布善书等种种善事,凡力所能为者,便宜勇往以为之。我本薄福人,须行惜福事。我本薄德人,须行积德事。种因获果,丝毫不爽。善恶之报,如影随形。反复穷推,详陈利害。事由理达,理以事明。事理圆融,一切无碍。人身难得今已得,佛法难闻今已闻。种种善行,尤贵回向西方,发愿往生,生获善报,没登上品。(杨醒尘《沪南慈善会大士开光记》,世界佛教居士林林刊第二十期)

  力行三种布施,圆成自己福慧

  又施有三种。一财施,即以钱财,及衣,食,住,给济贫穷困苦者。二法施,其人不知善恶邪正,及三世因果,六道轮回,并了生脱死切要法门,方便善巧而为宣说。或以佛,菩萨,祖师,善知识,所说契理契机之书,印送流通。俾见闻者生正信心,渐次深入,以至了生脱死,超凡入圣者,皆名法施。三无畏施,一切众生,好生恶死,普劝同人,戒杀护生。并人有怖畏,或弭其祸,或启其衷,是小无畏施。一切众生,终难免死,死而复生,生而复死,永劫长怀此之怖畏。令彼信愿念佛,求生西方,渐次进修,至成佛道,是名大无畏施。此三种施,财施只在现生,后二直尽未来。凡欲利人以期圆成自己福慧者,宜随己力而实行之。则人民幸甚,国家幸甚。(《印光法师文钞续编·卷下·江苏水灾义赈会驻扬办赈经历报告书序》)

  赈灾济急——发心能赈人灾,方能息己之灾

  现在绥远战事甚急,灾祸极惨,我忠勇之战士,及亲爱之同胞,或血肉横飞,丧身殒命。或屋毁家破,流离失所。无食无衣,饥寒交迫,言念及此,心胆俱碎。今晨圆瑛法师,向余说此事,令劝大家发心救济。集腋成裘,原不在多寡,有衣助衣,有钱助钱,功德无量,定得善果。要知助人即助己,救人即救己,因果昭彰,丝毫不爽。若己有灾难,无人为助,能称念圣号,佛菩萨于冥冥中,亦必加以佑护焉。余乃一贫僧,绝无积蓄,有在家弟子布施者,皆作印刷经书用。今挪出一千圆,以为援绥倡。能赈人灾,方能息己灾。现在一般士女,务尚奢华,一瓶香水之值,有三四十圆,至二三百圆者。何如将此靡费之资,移作助绥之用。又有一般人,多好敛财,生前既不愿用,死后仍期带于地下,欲其子女以厚葬之,或留为子女用。殊不知现世有掘墓之危险,留之反受其害。如现在陕西有掘墓团之组织,专门做此工作。为人子者,既孝其父母,何忍因孝而使其枯骨暴露于地,莫如将此巨款以救济他人之为善也。又有贫苦之人,虽有志于此,而力未逮。余以为可以念佛为助,既可息人之灾,又可息己之灾,果何乐而不为乎。(《印光法师文钞三编·卷四·上海护国息灾法会法语之第三日申述因果原理并以事实证明》)

  印送善书——预息灾祸急务,流通各种经书

  光滥厕僧伦,已五十年,于世出世俱无所益。每念世道人心,愈趋愈下。拟流通善书,及浅近佛书,以期挽回。民国七年遂有《安士全书》之刻。以此书即世间因果,显儒释真理。智者观之,直登觉岸。愚夫观之,亦出迷途。至十年友人劝缩小排印,遍布全国。但以人微德薄,只募印五六万部。自后陆续印者,亦达五六万部。《印光文钞》,亦印数万。此外单本者,有十余种,随缘印施。黄涵之《弥陀白话注》,已印数万。《心经》及《朝暮功课白话注》,当更为学佛者所乐观。许止净《观音本迹颂》,已印八万。《历史感应统纪》,已印六万。此书后来,当有数十百万印行之事,实为挽回世道人心之一大根据。此各种书,均留纸板,或二三四付不等,以期后来续印耳。光老矣,欲灭踪长隐,以待临终。而王一亭,施省之,聂云台,沈惺叔,关之,黄涵之等,与明道师商定,在净业社内,设立流通部(即上海佛教净业社流通部,是弘化社的前身),安一二真心实行,自利利人之士,以料理印施等事。则源源相续,流通无已。除此板外,若有合机益世之书,亦当排印流通。但不得滥收邪正参杂等书,以致坏乱佛法,疑误众生。庶可现在未来一切同伦,同开正见,同沐佛恩。从兹知因果而慎罪福,息竞争而崇礼让。移风易俗,何难世追唐虞,物阜民康,自可同享太平矣。(《印光法师文钞三编·卷三·佛教净业社流通部序》)

  慈幼、办学——幼时知识初开,熏习教养为急人之幼时,教养为

  急,良以知识初开,熏习易入。习于善,则为善士。习于恶,即成恶人。况无父无母,无衣无食之孤儿乎。此种人不得教养,不是即为饿殍,便是流为乞丐,及与匪类。以天赋之才德,由贫困而不得发显,可不惜哉。若得其教养,如晋之释道安,明之释妙峰,道传佛心,上宏下化。宋之吕文穆,范文正,道济时艰,继往开来者,古今固不乏人。纵令无此天资,亦当养成良善,得以自主,而为一乡一邑之淳谨士。以敦行乎孝,弟,忠,信,礼,义,廉,耻之八德,而得以改变世道人心于不知不觉中。而因兹巩国基而辅治道,其利益固不独在乎孤儿也。愿仁人君子,本幼吾幼之心,而一致进行,赞襄其事,以慰孔子少怀,释迦一子之心,其为幼幼之心,方可圆满,无所欠缺也。不禁馨香日夕祷之。(《印光法师文钞续编·卷下·上海市佛教会慈幼院序》)

  义庄、安老——养老养病助念,必使各得其所

  天台山,为智者大师道场,大师以五时八教,判释如来一代时教,又复注重于净土一门。虽未见华严末后归宗之文,其立法固暗与之合,足见佛祖原是一个鼻孔。国清寺为大师将入灭定基之寺,至今一千三百数十年,虽屡经沧桑,代有兴替,而赖有高人为之住持,故致至今道风不坠。清乾隆初,宝琳珍公为之重兴,殿堂寮舍,焕然一新。尚有三堂,力未暇及。一曰养老,以诸方名德,本寺耆旧,年老息心,专办己事,不有专堂,何资净业。二曰养病,十方僧侣,孤孑一身,既来依止,即是同胞,一有疾病,不能随众,移此将息,以期速愈。如或世寿将尽,则移之助念堂中。三曰助念,凡病重临终之人,移归此堂,常住即派人轮班助念。住持,班首,当为开导,令其通身放下,一心念佛。面前当供接引佛像,令其心念口念,耳听目睹,除佛之外,一无所念。庶可正念昭彰,随佛往生。此出家修行,丛林宏法,至极紧要之一件大事。

  为住持执事者,当视人之老病死,为己之老病死,必使各得其所,决不肯含糊了事。则现在之道德日尊,往生之莲品更胜矣。况古人建立丛林,原为老病而设。亦令济济僧伦,有所依止,莘莘学子,有所参承。人谁无老,人谁无病,人谁无死。若不特开一堂,则老者病者,身心难安。身心不安,则于念佛求生,适成障碍。此特立养老,养病二堂之所以也。然老病犹可将就,临终断难疏缓。若工夫未深,佛念未纯,又加病苦沉重,不有知识开导,净侣助念,便归轮回之中,绝无了脱之望矣。即工夫已深,佛念已纯之人,又得大众助念之力,岂不更为速得见佛闻法,悟无生忍乎。是知助念一事,关系甚大。(《印光法师文钞续编·卷下·天

  台山国清寺创建养老养病助念三堂碑记》)

  治病救人——捐建如意寮舍,将见喜庆骈臻生老病死,人各具有,如来说法,首先陈之。盖欲令众生悟出苦之要道,证本具之佛性。由兹永离幻苦,常享真乐也。然四苦之中,病死为最,在俗则备有眷属,照应调护,出家则孑然一身,无所依倚。故从上古德,仰体佛慈,为之寮舍,择人奉侍,饮食医药,悉令如意,较之在俗,无多让焉,此如意寮之所由始也。普陀为天下第一名山,本寺又介乎山之三大丛林,故十方衲僧,往来不绝,久居不去者,恒数百人。惟如意寮狭隘褊窄,兼之常住产业微薄,既不足以适病者之身心,又无力以供病者之药饵,寮名如意,其义奚存。衲接住之初,即以是为急务,拟欲另建精舍七楹,中间前供如来圣像,后供亡僧牌位,使病者礼诵有地,观感易兴。两边隔作十有二间,除香灯寮外,皆为养病之所。少则人各一寮,多则二人共之,彼此相隔,庶无传染之患,身心适悦,易获勿药之征。愈则任彼行藏,没则相宜殡葬。使来者生有依止,死有归宿。更置田百亩,则以后之棺龛药饵,置办有资,勒碑一通,俾将来之住持职司,废替无敢。恳祈诸大护法,恺分鹤俸,喜舍蚨囊,俾此举速得圆成,庶福报永无央既。将见佛天云护,吉庆骈臻,五福萃于厥躬,余庆覃及后裔矣。(《增广印光法师文钞·卷二·法雨寺建如意寮募缘疏》)

  关怀残疾——怜助残疾人士,培己庄严法身

  一切众生,心性原同,而其身心受用,苦乐悬殊者,以宿世之修持不一,致今生之感报各别也。故经云,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来世果,今生作者是。感应篇云,祸福无门,唯人自召,善恶之报,如影随形。是以君子乐天知命,不怨不尤,聿修厥德,自求多福,以期消灭宿业,培植来报也。世之最可怜可悯者,莫过于贫无衣食之瞽目残疾人。均是人也,人皆眼目明了,彻见一切,彼则虽处光天化日之下,无异暗室幽谷之中。人皆手足完全,随意动作,彼则肢体残缺,诸凡不便。如是之人,又加以无家室以庇身,无衣食以养体。彼等同为天地父母之所生,固为吾之同胞。吾人幸受天地父母之所覆载,而境遇稍亨。若不设法,令彼身有所托,心有所依,俾其宿业消灭,来报胜妙,便失天地父母平等生育之心,兼负天地父母锡吾福乐安适之念。况乎博施济众,老安少怀,视民如伤,恩先无告,古圣贤无不提倡而躬行之,以为天下后世法。岂可不仰体天地圣贤之心,以行一视同仁之道,而漠然置之乎。以故一亭王居士,特发大心,纠集同志,立一残疾院,于上海南车站附近,俾彼无家可归之残疾人,安住其中,供其衣食,以尽天年。有手足不完具者,派人照护,其有目能视,手能作者,随彼身分,作诸工业,以稍贴补其服用。又请通达佛法之人,数日一往其中,为彼演说改过迁善,闲邪存诚,信愿念佛,求生西方之法。俾彼等了知前因后果,聿修厥德,一心念佛,以期往生。庶可永离娑婆生死轮回之苦,常享净土常乐我净之乐,其为彼等虑者,可谓恳切周挚,至极无加矣。然人众既多,所费实繁,端赖富有力者,发同体之悲心,捐无尽之宝藏,补天地化育之遗憾,培自己庄严之法身,则幸甚幸甚。(《增广印光法师文钞·卷二·上海残疾院劝捐疏》)

  监狱说法——痛念愚民失教,大师慈悲莅监

  监狱说法,乃因上海各居士发起,而常时巡往各县说法之人,皆光之皈依弟子,以故彼等亦将光名列于名誉会长之列,而祈其往就近之第二监狱中一为开导也。(《增广印光法师文钞·卷二·复马舜卿居士书》)

  救护动物——慎思仁民之道,来自爱物培植

  大觉世尊,为三界大师,四生慈父,视一切众生,犹如一子。以一切众生,皆有佛性,皆当作佛,皆是过去父母,未来诸佛故。于诸大乘经,严戒杀生食肉,以期一切众生,同得长寿安乐之近报,同证解脱涅槃之远果也。智者大师,宗佛慈意,于陈大建间,买临海江沪溪梁六十余所,亘三百余里,为放生池。请敕立碑,禁止渔捕,有偷捕者,动辄得祸。至唐贞观中,犹然如是,此佛祖普度众生之悲心也。乾为大父,坤为大母,民吾同胞,物吾与(友也)也,此儒者民物一视之素志也。严禁伤胎破卵,必使鸟兽鱼鳖咸若(若,顺也。咸若者,皆顺遂其生也),此圣王胜残去杀之德政也。良以天地之大德曰生,民物之大苦曰杀。胜残去杀,须由小而至大。仁民爱物,必自易而至难。倘不推本于涵养仁恕,必至舍小取大,舍易取难,日行残杀,而妄冀仁民爱物,则徒成空谈,决难实行其事矣。何以言之,小儿平民,皆能实行爱物之事,行之既久,满腔仁慈,日后得位行政,便可大庇群黎。即隐居一乡,亦可以身率物,移风易俗。如是,则仁民之道,自爱物培植而来者,方可周遍圆满而无弊。不由爱物来者,于现生犹无所憾,于将来大有可虞。以既种残害物类之因,难免循环报复之果。愿仁民者,当慎思焉。放生一事,原为启发现未人之善心,以期戒杀吃素,普令含识,各得其所,各尽天年。近之则息杀因,远之则灭杀果。小之则全吾心之纯仁,大之则弭世界之杀劫。且勿以为不急之务,而漠然置之也。(《印光法师文钞续编·卷下·中国济生会苏州分会捐放生池园永为灵岩山寺下院功德碑记》)

  修行人外功内功皆修,成就佛教圆满的慈善

  修行人外功内功皆当修。汝一向多方帮助各善举,乃外功。一心念佛,乃内功。外功为助行,内功为正行。正助合行,利益甚大。然人至半百,来日无多,固宜偏重内功,少作外功。庶不至被善举所转,终至仍在娑婆也。(《印光法师文钞三编·卷二·复方圣照居士书五》)

  摘自:《弘化》2016年第3期


<友情连结> 博天堂娱乐航母手机版/ 经典水果老虎机游戏/ 518博彩白菜论坛/ 大都会娱乐官网/